资本困局,是什么桎楛了粉面的发展?又是什么让子固路拌粉能逆势崛起?

2022-12-30 来源: 未知   阅读: 664

回想2021年,面馆是最吸睛的餐饮赛道,六大面馆“新贵”(和府捞面、遇见小面、五爷拌面、马记永、陈香贵、张拉拉)把门店疯狂复制进核心商圈,融资消息满天飞,个个估值疯狂涨。

转过年的2022年,它们的扩张步伐和融资速度明显变慢。

菠萝财经根据公开信息统计这六大面馆“新贵”截至发稿的门店数,并对照去年的数据得出结论:张拉拉手撕牛肉面(下称张拉拉)、陈香贵兰州牛肉面(下称陈香贵)以及遇见小面的门店数,不增反降;马记永兰州牛肉面(下称马记永)、和府捞面和五爷拌面的门店数虽然在增加,但开店速度大不如前。餐饮赛道投资人李蔡对开菠萝财经形容,六大面馆“新贵”去年“开店热”,今年“闭店潮”,“有的是疫情影响下的批量关店,有的是大举扩张后的门店调整”。

应该说无论是疫情还是扩张后的门店调整都是一个正常的发展轨迹。但相比面条赛道,米粉赛道却在2022年门店数年同比达到26.33%,相比小吃快餐赛道和面条赛道,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走高趋势。于此同时,从米粉品类门店数规模来看,单店门店数占比逐年下降,2022年下降约10个百分点,品牌集中度提升明显,连锁化率提升

而翻看米粉赛道的融资,相比面条赛道却显得冷清了许多。能数得上号的似乎也只有上亿融资新闻的湖南米粉的头部品牌“霸蛮米粉”。然而令人更跌眼镜的是,米粉赛道今年广西米粉、云南米粉、湖南米粉虽然分列门店数和订单量前三;但全国市场中门店规模不大的江西米粉,却在订单量上表现亮眼。

而我们也观察到江西米粉的头部品牌“子固路拌粉”还未接受过任何资本融资。而“子固路拌粉”在今年全国米粉新增门店中却仍能位列第三。而早在2020年“霸蛮米粉”就大举进攻了“子固路拌粉”的杭州大本营,而去年“霸蛮”就关闭了杭州所有门店,令人讽刺的是,今年“子固路拌粉”进军了其北京大本营,却不到半年已经形成了店铺在北京越开越多的景象。

同样的今年资本圈在米粉赛道也有所动作——肥肠粉品牌甘食记、羊肉粉面品牌耍羊气、新疆米粉品牌疆小骆,都在今年完成了新一轮融资。但相较去年动则数亿元的投资比,这些品牌的融资似乎已经显得资本的小心谨慎。那究竟是资本桎楛了粉面的发展还是低估了赛道的竞争难度?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去反思。


延伸 · 阅读